站长QQ:1754136369 首页 > 社会 > 拍案说法 > 孕妇产检双胞胎分娩只见单丁 医院回应藏婴质疑

226

浏览

0

评论

孕妇产检双胞胎分娩只见单丁 医院回应藏婴质疑

作者:Zero | 分类:拍案说法 | 标签: 双胞胎
盼望两个生命到来的阿婷难掩内心失望盼望两个生命到来的阿婷难掩内心失望
院方提供的视频画面显示产妇剖宫分娩出一个婴儿。院方提供的视频画面显示产妇剖宫分娩出一个婴儿。

  揭阳一产妇遭遇离奇变故 医院检查确认是误诊 卫计局介入调查

  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陈家源

  揭阳市人民医院近日上演了一出“宝宝去哪了”的闹剧:一产妇从怀孕期间到临产前,多次接受B超检查均显示为“双胎妊娠”。可在揭阳市人民医院接受剖腹产后却被告知仅产下一男婴,这让产妇及其家属难以接受,他们怀疑医护人员私藏另一胎儿或胎儿已死亡被丢弃。

  记者昨日获悉,揭阳市人民医院给出的回复是“误诊”:主要原因是该B超医生临床经验不足,并已向家属表示歉意。目前,揭阳市卫计局和卫监所已介入此事件进行调查。

  蹊跷:“双活胎”只有一孩出生

  揭阳女孩阿婷今年29岁。9月21日,怀有7个月身孕的她到揭阳市中医院产检时,彩超诊断报告显示为“宫内双活胎”,阿婷和丈夫阿文都兴奋不已,准备迎接两个小生命的到来。

  11月15日凌晨4时许,怀胎已有9个月的阿婷突然腹痛难受,丈夫随即将她送到揭阳市人民医院待产。当天凌晨6时许,B超医生提着手提便携式超声机来到病床前,为阿婷做术前B超检查。

  此次的检查结果同样显示为“双胎妊娠”,且有两个不同的胎心率。报告单上还显示,其中一个胎儿“脐带绕颈二周”。“医生建议剖腹产,说有利于母子安全。”阿文告诉记者,随后他在剖腹产同意书上签名。当天上午10时许,阿婷被推进手术室。

  手术一个小时后结束,但没有看到阿文夫妻俩一直期盼的双胞胎身影。“医生出来后跟我说只有一个男婴,并不是双胞胎。”阿文表示,当时他脑袋一片空白,匆匆忙忙冲进手术室,只见妻子剖宫伤口尚未缝合,护士正在一旁给一个婴儿擦拭护理。而手术室内的阿婷得知这一消息后,晕了过去。

  怀胎9个月的“双胞胎”突然只剩一胎,他们一时难以接受。阿婷向记者回忆分娩过程时称:“我当时先听到一小声哭声,紧接着就没了,随后又听到很大声的哭声。”阿婷怀疑,是否另一胎儿已死亡被丢弃,或医护人员私藏另一胎儿。

  视频:手术全过程未见“二孩”

  事发后,阿文立即向院方要求查看当天手术室的视频,这一要求也得到了医院的允许,阿文也将视频保存下来了。

  视频显示:11月15日上午10时24分左右,产妇被推入手术室,医护人员开始术前准备工作;11时12分左右手术正式开始;11时18分,产妇剖宫分娩出一个男婴。记者留意到,随后主刀医生和助手曾再次伸手探入产妇子宫内,随后四目对视了一下,似乎说了几句话,只取出了一个胎盘,再无取出他物。

  此时,旁边另外两位医护人员拿起产前检查报告和B超图样翻看,和医生讨论着什么。接着有医护人员走出手术室。11时24分左右,产妇的丈夫穿着隔离服走进产房察看情况。随后,医护人员开始给产妇缝合腹部伤口。

  记者留意到,视频显示手术室中有多名医护人员,且医护人员时有走动,有几个瞬间镜头被无意间遮挡。

  医院:医生经验不足导致“误诊”

  产前检查为双胞胎,产后却只有一个男婴,究竟为何会发生如此蹊跷的事件?对此揭阳市人民医院回应称:经调查,对于术前B超检查双胎的诊断属误诊。

  该院在事件通报中提到,11月15日,揭阳市人民医院发生一宗产妇单胎妊娠误诊为双胎的事件。产妇于11月15日凌晨5时40分到该院产科住院。入院时产妇及家属自诉孕期曾多次到外院和诊所B超检查均提示为双胎。入院1个小时后行床边B超检查,也提示双胎妊娠。初步诊断:三孕三胎宫内妊娠37+3周双活胎、胎膜早破。

  通报称,产妇当天上午11时15分在手术室进行剖宫产术,术中顺娩一男婴,胎盘包膜完整,只见一条脐带,未发现另有胎儿。产妇及娩出的男婴情况良好。医务人员告知产妇及其丈夫,并请其丈夫到手术室确认。

  通报提到,事件发生后,该院医务科、保卫科人员于12时左右赶到手术室现场,迅速组织调查,保存好产妇娩出的胎盘、脐带。应产妇家属要求,当场立即调出产妇在手术室接受剖宫产术全过程的录像,并将录像拷贝给家属。

  那么,为何会出现误诊?医院解释称:主要原因是该B超医生临床经验不足,对图像重影判断不准确,家属在检查过程中又反复强调多次在外院超声检查为双胎,加上该超声机为床边手提便携式,其显像效果不如台式机,最终导致误诊。医院称将按相关程序就误诊问题进行处理。记者了解到,该名B超女医生刚毕业两年。

  疑问:多次“误诊”纯属巧合?

  对于医院给出的“误诊”说法,阿文夫妻俩表示难以信服。“难道之前另一家医院也是误诊?”此外阿文还告诉记者,就在分娩前一周,揭阳市人民医院的另一名高姓医生还曾用专业仪器为阿婷听胎心,“当时同样测出有两个胎心率”。

  对此,揭阳市人民医院医务科林科长向记者证实,高医生当时的检查结果确实为两个胎心率,“但由于胎心率是会传导的,胎心确实很难听,所以也有误诊的可能”。

  那么,两个医生都同时出现“误诊”,这是否属于巧合?对此,揭阳市人民医院院方负责人认为“这就是一个特例”,医生检查时“一般会相信初期的诊断”。

  当记者提出采访两名当事医生时,院方以“当事人压力较大,不愿意接受采访”为由拒绝了。

  据了解,目前揭阳市卫计局和卫监所已介入此事件进行调查。截至昨日发稿时,揭阳卫计部门对此事件做出的初步结论为“误诊”。


本文链接:http://veipo.com/?id=56
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微泡部落谢谢!

Power By Z-BlogPHP 1.5 Zero | DESIGN BY : Mike.Cao工作室
苏ICP备12059167号-1

苏公网安备 32011102010141号